<p id="vj5fx"></p>
<noframes id="vj5fx"><pre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output></pre><pre id="vj5fx"></pre>

<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p id="vj5fx"></p>

<menuitem id="vj5fx"></menuitem>
<p id="vj5fx"></p>

<p id="vj5fx"></p>
<pre id="vj5fx"></pre>
<pre id="vj5fx"><p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p></pre>
<pre id="vj5fx"></pre>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p id="vj5fx"></p></p>

<pre id="vj5fx"></pre>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p>
<pre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re><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re id="vj5fx"></pre>

<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noframes id="vj5fx"><pre id="vj5fx"><p id="vj5fx"></p></pre>

<pre id="vj5fx"><p id="vj5fx"></p></pre><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

2022年中國宏觀經濟

魏加寧 原創 | 2022-01-18 15:09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魏加寧教授,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部原副部長。這是他最近的一個演講。

 

 

1月15日,2021年第四季度宏觀經濟形勢分析會在線上舉辦。著名經濟學家魏加寧老師針對當前的經濟形勢發表了非常犀利的分析,包括經濟增長面臨的人為干擾因素,房地產和金融泡沫問題(結合日本的教訓),是否存在“滯脹”以及如何應對“滯脹”問題。本文精編,講話有所刪節。本次分析會由華夏供給側經濟學研究院主辦。

 

~~~~~~

 

去年年底召開的經濟工作會議對最新形勢做出的研判,我認為非常準確,首先強調了“三重壓力”: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而且強調了2022年經濟工作的總基調是“穩字當頭,穩中求進”。我認為這次的經濟工作會議有很多亮點,非常有針對性,都是針對我們這些年經濟工作中出現的一些問題,包括要敬畏歷史等提法,非常有份量,非常值得深思。

 

但是,經濟工作會議還遺留了一些問題值得我們進一步深思。比如關于需求收縮,盡管我們現在看到了需求在收縮,但是還會有一些因素繼續起作用。比如“乘數效應”,經濟在擴張的時候有個乘數效應,收縮的時候同樣也會有乘數效應。

 

再有一個是“巡視效應”,去年四季度正好是金融部門接受巡視,大家想想,我們的金融部門整天想的是如何應付上面的巡視,他還有心思放貸款嗎?所以,這也會影響到金融機構的放貸行為。

 

另外,還有一個“奧運效應”,大家知道馬上開奧運了,為了保證天氣質量,至少周邊的一些污染嚴重的工廠會關停,也會影響到經濟增長,也會對經濟有一個下行壓力。

 

再有就是“滯后效應”,政策往往有個滯后效應,即使現在出臺了政策,要想見效還要有一個過程。所以,這是關于需求收縮,這些效應會繼續起到向下的作用。

 

其次,關于供給沖擊,前面已經提到了,關于新冠疫情的沖擊,賈康院長講的非常明確,我不多說了。大宗商品漲價的沖擊,以及供應鏈的紊亂,這樣一些沖擊也仍然會繼續起作用。

 

再有,預期轉弱,我們現在的輿論信號非;靵y。一方面政治上啟動了舉報模式,經濟上又啟動了罰款模式,這樣一些模式的啟動會使投資者人心惶惶,嚴重影響投資者的信心。這樣一些因素如果得不到根本扭轉的話,經濟下行的壓力還會繼續加大。

 

另外,關于“穩字當頭”,我認為非常正確,非常重要,但是有一個問題,正如過去厲以寧老師經常強調的,經濟增長如果沒有一定的速度的話,你怎么能穩得?就好比騎自行車,如果自行車不蹬起來,原地踏步是很難穩住的,自行車原理,不進則退。

 

最后,關于經濟下行。經濟下行不可能像我們有些人所期待的那樣“軟著陸”、“L”型,由于前面講的乘數效應等各種效應綜合作用的結果,一旦過了臨界點的話,就有可能出現斷崖式下跌。到那個時候,你花再大的力氣可能也托不住了,就跟一個雪球一旦滾下了懸崖你是托不住的。所以,一定要在它到達臨界點之前把下行趨勢止住,否則后患無窮。

 

但是要止住經濟下行靠什么?要靠改革。如果光靠政策,短期的宏觀政策很可能是飲鴆止渴。比如你繼續靠投放貨幣,繼續刺激房地產,這樣一些政策很可能是飲鴆止渴。

 

關于宏觀政策,首先財政政策現在是想擴張,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因為財政風險,尤其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包括中央政府的債務風險,想放松但心有余而力不足。

 

其次,關于監管政策大家可以看得很明顯,監管在從緊,而且我們的監管體制是只對上負責,不對下負責,不對市場負責,不對法規負責,不對老百姓負責。所以,就會出現什么情況呢?當高層領導的注意力沒有在這個領域的時候,我們的監管就放羊,沒人管。等高層領導一旦重視了這個領域的風險的時候,我們的監管部門就會一擁而上,齊步走,一刀切,還要一步到位。所以,就會出現什么情況?我經常講,國外的金融危機往往是由于投資者的羊群效應,而我擔心中國是監管者的羊群效應,后來有人還糾正我——不是“羊群效應”,而是“狼群效應”。所以,監管看得很清楚,在收緊。

 

這種情況下貨幣政策只有一條出路,只能放松以防同步震蕩。所以,貨幣政策最近不斷下調準備金率,再貸款給中小企業。從政策選擇上來講,在目前的政策組合里它只有放松,再不放松的話中國經濟立刻就會出大問題。這是我對現狀的描述。

 

但是這里面帶來一個問題,70年代,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曾經出現過“滯脹”。所謂“滯脹”就是一邊是經濟停滯,一邊是通貨膨脹。一旦出現“滯脹”,宏觀調控將無從下手,處于兩難境地:如果放松銀根,物價已經很高了,不能放松;如果收緊銀根,經濟增長已經在往下掉,也不能收緊銀根。所以,一定會處于兩難境地,無從下手。

 

80年代,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發達國家是怎么走出滯脹的?我們最近做了一個梳理,主要是靠這么幾個措施:一個是緊貨幣,一個是減財稅,一個是松管制,再有一個是私有化、促創新、法治化,是靠這樣幾個措施走出“滯脹”的。但是我前面講了,如果我們今天逆向而行,反其道而行之的話,我們將來會得到什么結果?

 

什么叫 “滯脹”?厲以寧老師曾經有過一個定義:如果經濟增長速度在6%以下,通貨膨脹在3%以上,就應該算是“中國式滯脹”。關于中國經濟增長大家看得很清楚了,這些年一直在不斷的放緩,去年三季度已經破5了;物價方面,工業價格已經上去了12.9%,但是CPI有三種可能,一種可能,如果CPI也上去的話,那就是滯脹。第二種可能是CPI實際上已經上去了,但是統計數據不顯示,有人說被豬(價格)拉下來了。第三種可能,后面的消費價格真的上不去的話會是什么結果?上游價格上去了,下游價格上不去,那么一大批企業就會被活活憋死。這是關于滯脹的風險,這個風險越來越大。

 

再有一個關于刺激房地產。房地產泡沫的風險我們可以看一下日本當年的教訓。80年代到90年代,日本股價和房價的走勢圖可以看到這么一個過程:先是1979年傅高義寫了一本書叫《日本第一》,本意是提醒美國人:我們不行了,被日本超過了。結果日本人誤讀了這本書,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已經超過美國了,自信心上了一個臺階。

 

然后是1981年約翰遜寫了本書叫《通產省與日本奇跡》,把日本高速增長歸功于通產省,日本人的自信心又上了一個臺階,覺得我們通產省很牛。然后就是1985年“廣場協議”,從美國人的角度是想打壓一下日本經濟,通過讓日元升值打壓一下日本經濟,結果由于日本在匯率升值時采取了一個寬松的貨幣政策,下調利率,下調到歷史最低水平2.5%,結果日本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房地產泡沫,一個股市泡沫,于是日本人到世界各地去旅游、購物,企業到處并購。

 

接著1989年石原慎太郎寫了一本《日本可以說不》,1989年出版,1990年日本泡沫就開始破裂,股市泡沫、房地產泡沫開始破裂。泡沫經濟破裂之初,日本政府以為只是一個短期的周期性現象,怎么辦?刺激,用財政政策、貨幣政策進行刺激。刺激的結果,日本經濟沒有上去,日本政府債務上去了,政府債務變成了發達國家第一。而且這個過程中更有意思的是,1990年泡沫經濟開始破裂,但日本政府仍然停留在前期高增長的幻覺中,資助世界銀行的專家搞了一個《東亞奇跡》,鼓吹“東亞奇跡”,鼓吹“東亞模式”,后來讓我寫評論,我才知道它的背景。日本人自己想鼓吹日本奇跡不好意思,便拉著四小龍一起來一個“東亞奇跡”。日本人想鼓吹日本模式不好意思,拉著四小龍搞一個“東亞模式”。日本人自己不好意思吹這個東西,沒那么自信,就資助世界銀行,請世界銀行的專家來鼓吹“東亞奇跡”、“東亞模式”。

 

結果,1993年這個報告出來以后不久,1995年日本就發生了“住專危機”,我當時寫了一個《日本住專危機,是金融危機,還是制度危機?》,吳敬璉老師把這篇報告要過去發表在他主編的《改革》雜志上。“住專”就是專門給房地產提供貸款的專業金融機構。當房價快速上漲的時候,一些監管部門的官員提出成立專門給房地產貸款的專業金融公司,這些人下海當老總,結果房地產價格開始往下走的時候,這些公司就相繼倒閉。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時候日本也爆發了金融危機,一大批金融機構相繼倒閉。因為房價上漲的時候,這些商業銀行奉行抵押主義,只要有房地產做抵押我就放貸,結果,等到房價往下走的時候,很多人還不起貸款了,銀行把這些房產收回來,開始還挺高興,后來發現收回來的房子都不值錢了,一大堆不良資產,然后就于90年代末爆發了金融危機,之后是日本“失去的十年、二十年”。

 

現在我們可以做一個比較,中國房產價格與收入的倍率,2021年一些大城市的倍率已經超過日本泡沫經濟鼎盛時期了。再看,我們的商業銀行貸款都上哪兒去了?農行、工行、建行的貸款越來越多都流向了房地產。做一個中日比較,下面的黃色線是日本泡沫經濟時期房地產貸款的比重,上面是中國過去十年房地產貸款的比重。繼續刺激它只會把泡沫做的更大。

 

但是另一方面,政策不當也會很快挑破泡沫,也是一個政策兩難。日本當年泡沫是怎么破的?三件事兒:中央銀行連續5次提高利率,大藏省收緊房地產貸款,醞釀出臺新房地產稅。

 

中國現在怎么辦?收房產稅現在面臨的是什么?一個短期效應有可能刺破泡沫。2010年前后我曾經在《財經》論壇上講過三個觀點:首先,如果在2010年的十年前出臺房產稅的話阻力會小很多,因為那時沒多少人有房產,而且還可以防止房地產泡沫。其次,我當時講,應該中央開稅種,稅率讓地方定,老想中央一刀切就會永遠出不來。第三要和“70年問題”,“土地問題”一起解決,配套改革。2010年前后講的是這三觀點。今天泡沫這么大的情況下,如果沒有一個周密的研究,一個萬全之策,盲目的刺破泡沫會是什么結果?收稅的事情也會涉及到歷史教訓,中國過去歷次農民起義都跟稅負有很大的關系。中國如何做出抉擇?還是前面講的,光靠政策是走不出來的,會面臨兩難。所以,只有靠改革才能走出困境。

 

過去40年的基本經驗,每當我們遇到經濟困難、經濟危機的時候,都是先有一個思想解放,通過思想解放帶動改革開放,通過改革開放帶動經濟增長。如果我們能夠真正實現新的思想解放的話,我們就能夠推動新的一輪改革開放,如果我們能推動新的一輪改革開放的話,就能夠帶來新的經濟增長,中國經濟就能實現中高速、邁上中高端,早日實現現代化和共同富裕,還有經濟社會的真正穩定。

魏加寧 的近期作品

個人簡介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宏觀經濟研究部副部長。經濟學博士,研究員,兼職教授,享受政府特殊津貼待遇! ⊙芯款I域:宏觀經濟、金融、危機管理。
每日關注 更多
魏加寧 的日志歸檔
贊助商廣告
午夜理论片福利在线观看

<p id="vj5fx"></p>
<noframes id="vj5fx"><pre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output></pre><pre id="vj5fx"></pre>

<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p id="vj5fx"></p>

<menuitem id="vj5fx"></menuitem>
<p id="vj5fx"></p>

<p id="vj5fx"></p>
<pre id="vj5fx"></pre>
<pre id="vj5fx"><p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p></pre>
<pre id="vj5fx"></pre>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p id="vj5fx"></p></p>

<pre id="vj5fx"></pre>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p>
<pre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re><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re id="vj5fx"></pre>

<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noframes id="vj5fx"><pre id="vj5fx"><p id="vj5fx"></p></pre>

<pre id="vj5fx"><p id="vj5fx"></p></pre><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