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vj5fx"></p>
<noframes id="vj5fx"><pre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output></pre><pre id="vj5fx"></pre>

<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p id="vj5fx"></p>

<menuitem id="vj5fx"></menuitem>
<p id="vj5fx"></p>

<p id="vj5fx"></p>
<pre id="vj5fx"></pre>
<pre id="vj5fx"><p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p></pre>
<pre id="vj5fx"></pre>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p id="vj5fx"></p></p>

<pre id="vj5fx"></pre>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p>
<pre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re><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re id="vj5fx"></pre>

<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noframes id="vj5fx"><pre id="vj5fx"><p id="vj5fx"></p></pre>

<pre id="vj5fx"><p id="vj5fx"></p></pre><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

元宇宙是人類的未來嗎?

施展 原創 | 2022-02-24 16:44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2022 年 1 月 11-14 日,騰訊研究院、騰訊可持續社會價值事業部聯合主辦的“騰訊科技向善創新周召開。外交學院教授施展在大會上發表了題為《元宇宙與未來演講。

以下為演講全文(部分文本略有調整):
大家好,我是施展。很多人都覺得我是一個很難定位的學者,我在北大歷史系博士畢業,研究法國史出身。最近這幾年我一直在關注中國歷史,尤其是中國的邊疆走廊地帶,同時又在花很大精力研究中國的制造業,居然還在關注元宇宙。
其實我對這些問題的關注,背后有一個更大的、總體的問題意識在貫穿。
我的討論會與很多常見討論不一樣,今天我想跟大家聊一下我對元宇宙的一些思考。去年,我們聽到了太多的關于元宇宙的故事,很多科技公司也都開始往這個方向靠攏,比如 Facebook 改名成 Meta,直接把自己名字變成“元宇宙”了。
元宇宙究竟意味著什么?看上去如此虛無縹緲的一個東西,它到底意味著未來,還是僅僅是泡沫?這就是今天我想要跟大家來探討的話題。

元宇宙是人類的未來嗎?

首先來說一下我對這個問題的基本結論:元宇宙當然就是人類的未來。為什么我如此之堅定?在我看來,任何一個產業或者任何一種技術,如果想要成為未來的話,一定不僅僅是因為它所包含的想象力,更重要的是能夠解決人類所面對的最緊迫的問題。
元宇宙具體能解決什么問題?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要做個簡單的回溯。2019 年,我曾經到越南、珠三角、長三角做了很多的調研,當時主要是為了回應在中美貿易爭端之下,中國制造業是否還能保得住的問題。
在調研中,我意外注意到了另外一個事實。工廠老板跟我講,一個機器人可以替代 4 個人,而且 5 到 6 個月就可以收回全部成本。當時我大吃一驚,居然連這樣的一個行業也開始發生機器對人的替代了,那么其他技術含量更高、更加復雜的行業,機器對人的替代一定會更加廣泛,速度越來越快。
這就有可能帶來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一種特定的勞動結構的變化。如果把人類歷史上勞動結構做一個大致的類型學分析,比如在農業經濟時代資源比較匱乏,可能由 95% 的人口工作,但是生產出來的東西相對比較少,所以只有 5% 的人可以盡情消費, 95% 的人大概只能基本維持生存。
而到了工業經濟時代,生產出的物資急劇擴張,有可能就是 95% 的人口在生產,同時 95% 的人在消費。問題是,如果工業經濟時代產生的大量工作崗位都會被機器人、被 AI 所替代,未來會什么樣呢?我們做一個比較夸張的類型學分析,有可能未來的數字時代就是 5% 的人在生產,95% 的人在消費,跟農業經濟時代是一個完全的大顛倒。
這聽上去似乎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未來,但問題來了,95% 的人口并不是不想生產,而是沒有機會生產,因為他的工作崗位已經都被機器人給替代了,如果這 95% 的人沒有機會生產,那么他們就沒有收入,他用什么來消費?沒有消費能力的話,5% 從事再生產的人又去生產什么?他也沒有東西可生產,生產出來賣不掉,那么整個經濟循環就有可能斷掉。
但機器替代人又是一定會發生的,這是一個不可逆的事實。那么新的問題就來了,那 95% 被替代掉的人究竟該怎么辦?以及因為替代過程導致的經濟循環斷裂,應該怎么解決?我得出一個假想,除非這 95% 的人的消費行為本身就等于生產,即消費本身就是生產,這個邏輯才能夠跑得通,經濟循環才能夠重新運轉起來。
我們在購物平臺的消費行為不斷產生數據,而在數字時代,最重要的生產資料就是數據。所以在數字時代,不斷產生數據,而數據需求量越來越大,價值越來越大,那么消費行為本身就等于生產,于是我們所說的 5% 的人口生產、95% 的人消費這個邏輯,應該進一步清晰化為 5% 的人在進行傳統生產,而那 95% 的消費的人,實際上在進行另外一種新樣態的生產。
此時,重要的是我們需要找到一種場景。在這個場景里,人們通過消費過程來生產數據的效率足夠高,生產出來的數量足夠大,以及生產出來的數據差異化足夠強,因為數據越差異化它的價值才越高。那什么場景能夠滿足這幾個要求,滿足這些條件?目前我們所能想象到的最有可能的一個場景,就是:元宇宙。

算法倫理與網絡暴力的問題

接下來要討論的問題是,誰在做元宇宙?目前就是美國、中國的若干個大的科技公司在往元宇宙的方向努力,開始嘗試構建自己的元宇宙。但是這里面有一些有可能產生反噬效應的問題。另外,由這些數字公司所構成的元宇宙,絕對沒有窮盡元宇宙的可能性。
首先,為什么會有這種反噬風險?目前在探索元宇宙的科技公司里,成立時間最長的大概就是微軟,大約四五十年的時間,像 Facebook 可能有十幾年。
科技公司們都會用推薦算法,因為你給用戶看到的東西跟他的興趣最匹配,但同時推薦算法帶了來另外一個問題,比如信息繭房。推薦算法基于用戶在平臺上的瀏覽習慣、消費習慣等,來判斷最感興趣的東西是什么,然后不斷向他推薦最有可能感興趣的東西。于是,用戶就會有一種莫名的舒適感,很容易就被帶到了一種特別自在的舒適區。
在舒適區里面,用戶感覺自己似乎看到了大量的內容,收獲了大量的東西,但實際上這些內容營養比較單一。只能看到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就以為全世界都跟他一樣,他看不到跟他不一樣的東西,以至于如果因為什么原因,猛然間看到了不一樣東西的時候,會一瞬間感到嚴重的被冒犯。而這種強烈被冒犯的感覺,同時又疊加上了另外一個問題。
在社交媒體出現之前,我們的社交關系是一種重社交關系,日常社交的圈子社交伙伴,它基本上都是物理空間意義上的在我們周圍的人。我們跟這些人彼此之間的關系多維度的:一方面我們都是同事,另一方面可能我們都是父親,再一方面可能我們都是球迷,我們還有更多其他交疊的身份。各種各樣交疊的身份使得我們抬頭不見低頭見,我們總要有各種各樣的合作、互動,因此我就會有一種節制自己任意釋放情緒的動力。
社交媒體出現之后,人和人之間的關系進入到了輕社交關系——我在網上日常交往的人,絕大部分在線下永遠沒有機會見面。我們在同一個群里,或者我在同一個平臺上,剛好因為同一個話題聚攏在了一塊,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彼此之間的關系是單維度的。你一旦惹得我不爽,我馬上對你破口大罵。反正我一輩子都沒有機會見到你,破口大罵又怎樣?而且我本來是在舒適區里面的,因為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被迫從舒適區里面出來,我已經一肚子火了,然后突然之間又看到跟我的觀點完全不一樣,甚至尖銳對立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他跟我之間的對立,對我來說就是一種嚴重冒犯。同樣,對方也感覺我是在冒犯他。
在這種情況下,彼此的破口大罵,使得被迫從舒適區里面出來的不適,多少得到一點釋放,而且罵完之后拉黑,從此再不相見,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損失。在這種輕社交的時代,人們沒有節制自己釋放情緒沖動的那種動力。最近幾年網上的情緒宣泄現象極其嚴重,各種各樣的極端性的話語在網上吵得不可開交,氛圍非常之撕裂,這就是原因。
在這種輕社交疊加信息繭房的情況下,在非常極化的互聯網情緒之下,這些科技公司也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麻煩,它會發現公關變得越來越難,自己的公眾形象有可能變得越來越差,而且公眾形象有可能極其撕裂、悖反,非常之糟糕,可能還會遭遇到比較差的營商環境。
所以我最近在思考的一個問題是,即便是為了科技公司自己的利益,也需要一種新的算法倫理。不能僅僅給用戶推薦感興趣的東西,要設定一個參數,比如給用戶推薦 100 個內容,其中 40% 是他完全不感興趣的,要讓用戶意識到世界上還有很多別的東西存在。只有天天都能見識到那些他不喜歡的東西,甚至跟他的想法完全相反的東西,他才會被迫跳出自己舒適區的時候,才不會那么容易暴跳如雷。
如果推薦算法不進行這樣的參數調整,沒有往這個方向來演化的話,可能會產生非常大的負面效應。但是僅僅靠算法倫理的演化,這肯定不夠,還需要有更多的東西,很可能是超出數字技術之外的力量來共同推進的。但我們要對算法倫理有足夠深刻的認識和反思討論,這在今天是非常重要的。


一種分布式數字世界的可能性?

再說到另外一個問題,由科技公司推動的元宇宙,遠遠沒有窮盡元宇宙的可能性。原因就是,所建構的數字世界,仍然不是一個真·分布式的數字世界。
目前,在內容生產層面,所有用戶在進行各種各樣內容生產,毫無疑問這是分布式的。但是在管理上,仍然是集中式的,比如 Facebook 在 2020 年就拔過澳大利亞政府賬號的網線,這種“能拔網線”集中式的管理,仍然沒有把互聯網所營造的數字世界所有的可能性充分釋放出來,也就是說沒有窮盡它的可能性。
那么在管理層面要做到分布式的,這種可能性在哪呢?我覺得區塊鏈技術有可能提供。區塊鏈技術讓我看到了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一種全新的組織機制的可能性,我用一個概念簡單表達出來,就是提供了囚徒困境的第三種解。
在囚徒困境下,人和人之間很輕易相互背叛?扇祟愔阅軌蛘镜绞澄镦湹淖铐敹,成為萬物之靈,恰恰是因為人類能夠進行大規模的合作。既然囚徒困境是內在于人性的,但是人又必須得合作,那就意味著囚徒困境本身需要找到解。
人類過往的歷史為囚徒困境提供了兩種解,一種解是通過反復多次博弈,每個人都考慮到長期收益,放棄對于短期收益的追求。比如說我不會背叛了,背叛的話,我下次就沒機會跟人再次去做交易,我的長期收益就丟了。反復多次博弈,就使得背叛可以被克服,合作能夠展開。
但反復多次博弈,這必須得以熟人社會為前提。而熟人社會只能是小規模社會,因為在大規模社會,你根本做不到彼此之間的熟悉。而現代社會都是大規模社會,大規模社會注定是陌生人社會,反復多次博弈的機會很少,絕大部分交易都是一錘子買賣,那么人性當中的一些東西馬上就會浮現,人們可能更傾向于彼此背叛,而不是合作。
如果沒有合作,社會就會崩潰。而現代的大規模陌生人社會,為什么沒有崩潰?一定是因為人們找到了解,那就是一個強力的第三方執行人。在合作過程當中誰敢背叛,第三方執行人就會過來給你嚴厲的懲罰。在現代社會當中,這個第三方執行人就是國家,因此對現代社會而言,國家是一個無論如何都繞不開的建制。
區塊鏈提供了第三種解的可能性,它能夠在大規模陌生人社會當中,實現熟人社會的效應,這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一種組織機制。因為分布式記賬這種技術存在,當我跟一個陌生人在鏈上做一筆交易,這筆交易會在鏈上全網發布,這個賬記下來之后,如果我欺騙了那個人,任何人都可以去查我過往的交往記錄,看這個人是否可信。只要欺騙過一次,我就甭想再跟任何其他人合作,這是只有在熟人社會當中才會出現的效應。這種全新的組織機制,它也為前面所說的那種分布式管理提供了充分的可能性。
現在在區塊鏈上還有一種新的組織機制叫做 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完全式分布式的自制的組織。在過去,幾個人想一塊合伙做什么事,需要合伙去注冊一個公司,而在今天,只要幾個人達成某種共識,我們就可以簽一個智能合約,把它架設在區塊鏈上。
可以說,元宇宙相當于構建了一個平行于傳統的物理世界之外的一個數字世界,它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空間邏輯。在地理大發現時期,西班牙率先航行于海洋之上,在海洋上得有一些具體的規則來管理,得有法律,于是西班牙就把自己所熟悉的在陸地上的法律嘗試平移到海洋上,用來管理海洋,結果并不成功。因為海洋上的邏輯跟陸地上邏輯是完全不一樣的,它們服從的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法理邏輯。直到過了 100 多年之后,有人終于把海洋上的法理邏輯想明白了,一種新的空間秩序就此打開,那是平行于陸地之外的另外一個秩序。
所謂平行,并不是說它們相互之間沒有互動,反而這兩者有非常密切、非常復雜的互動,但仍然各有各的規則。平行于傳統空間之外的另外一個全新的空間,同樣需要一系列的法理邏輯、倫理邏輯、政治邏輯、經濟邏輯,不過很多東西跟傳統空間不太一樣。我們不能簡單地把傳統世界的規則平移到數字世界里,然后期待它奏效。
我們觀察歷史或者觀察任何一個秩序的時候,都要記住一點,就是正義必須跟利益同構,正義才是有存在活力的。沒有利益,在物質意義上,缺乏經濟的自我循環能力,它是延續不下去的;而沒有正義,無法獲得足夠多的人支持,沒有人支持,這事也搞不下去。因此只有正義跟利益的同構,最終這個事才真的能夠展開。
那么在元宇宙世界,我們也要去尋找正義跟利益同構的結構可能什么樣的,這是今天必須要思考的問題。

元宇宙的意義

我們仍要繼續想象和建構

我有一個很強的感覺,20 年之后,元宇宙有可能構成我們經濟當中最主要的部分。元宇宙里不停地生產數據,人們在做各種各樣的交互,所有這些都脫不開物理硬件,而物理硬件就構成了虛擬世界跟線下的物理實體世界之間至關重要的交互界面。
很多人都說 2021 年是元宇宙的元年,那么 2022 年有可能就是元宇宙二年,而到元宇宙 20 年的時候,這個世界是什么樣子呢?這對未來的世界秩序,未來的經濟秩序,未來的人類秩序究竟意味著什么?
現在,我們還沒有辦法明確的回答,只能展開各種各樣的狂野想象。我們應該持續去構想怎樣才是一個更加良善、更加美好、我們更愿意生活于其中的世界,而這個世界究竟怎樣才會到來?這需要我們一起去想象,需要我們一起去建構。

個人簡介
施展,政治學學者,外交學與外事管理系政治學教授。外交學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
每日關注 更多
施展 的日志歸檔
贊助商廣告
午夜理论片福利在线观看

<p id="vj5fx"></p>
<noframes id="vj5fx"><pre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output></pre><pre id="vj5fx"></pre>

<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p id="vj5fx"></p>

<menuitem id="vj5fx"></menuitem>
<p id="vj5fx"></p>

<p id="vj5fx"></p>
<pre id="vj5fx"></pre>
<pre id="vj5fx"><p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p></pre>
<pre id="vj5fx"></pre>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p id="vj5fx"></p></p>

<pre id="vj5fx"></pre>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p>
<pre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re><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re id="vj5fx"></pre>

<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noframes id="vj5fx"><pre id="vj5fx"><p id="vj5fx"></p></pre>

<pre id="vj5fx"><p id="vj5fx"></p></pre><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