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vj5fx"></p>
<noframes id="vj5fx"><pre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output></pre><pre id="vj5fx"></pre>

<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p id="vj5fx"></p>

<menuitem id="vj5fx"></menuitem>
<p id="vj5fx"></p>

<p id="vj5fx"></p>
<pre id="vj5fx"></pre>
<pre id="vj5fx"><p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p></pre>
<pre id="vj5fx"></pre>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p id="vj5fx"></p></p>

<pre id="vj5fx"></pre>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p>
<pre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re><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re id="vj5fx"></pre>

<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noframes id="vj5fx"><pre id="vj5fx"><p id="vj5fx"></p></pre>

<pre id="vj5fx"><p id="vj5fx"></p></pre><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

社會福祉,是元宇宙發展的取舍標準

劉永謀 原創 | 2022-02-17 08:29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1.從宏觀角度考慮,您認為目前人類在技術層面發展到了哪個階段?人類是否能保持對技術發展的全面掌控?

  人總自認為獨一無二,人們則容易相信自己生活在一個重要時代。但實際上,多數時代和多數人一樣,都是平庸的?傮w上來說,我們時代極其平庸。但是,這并不妨礙我認為:從技術角度看,21世紀之交是極其重要的轉折點,因為科學與技術的關系發生了根本性的反轉。

  在古代,科學屬于求真的“貴族”傳統,而技術屬于謀生的“工匠”傳統。討論科學問題的自然哲學家們,不恥于與下層工匠為伍。19世紀下半葉,科學與技術開始一體化,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科技一體化的趨勢愈演愈烈,已然使得科學和技術融合為中國人所稱的“科技”,F在強調科學與技術的差異,已經意義不大。21世紀之交,情況繼續變化:如今我們接受科學,更多是因為它能夠幫助人們實現造福社會的技術目標。越來越多人認為,某個科學新分支應該得到社會重視,是因為它具備足夠的技術-經濟-社會價值。如今技術不再需要借助科學支撐自身的合理性,從“真理的陰影”下掙脫出來,我稱之為“技術的反叛”?梢哉f,技術與科學在知識上開始“平起平坐”,在社會重要性上已經超過科學。

  一句話說,我們生活的時代,與其說是科學時代,不如說是技術時代。這是人類技術發展一個新階段。

  人類是否能夠控制新技術的發展?我的回答是所謂“技術控制的選擇論”。一些人認為,技術誰讓是人類發明出來的,但它具有某種自主性,有自身的發展規律,并非完全聽命于人類的。這種觀點容易導致宿命論:如果元宇宙是自主的,人類如何可能左右它呢?因此,技術自主性往往與“技術失控論”相聯系,即技術發展必然或者已經失去控制。我反對類似的主張。

  在我看來,主張技術自主的實體論,否定技術自主的工具論——即技術僅僅是工具——都是哲學觀念,而并不是自然科學意義上的客觀理論,也就是說你不能說在科學意義上哪一個對或哪一個就錯了。無論技術自主與否,有價值的問題是:人類要不要控制技術,如何才能控制住技術。顯然,這是個行動問題,它的答案在于人類必須選擇行動起來,想辦法控制技術的發展,這就是“技術控制的選擇論”的主旨。第一,我們有沒有決心和勇氣控制技術的發展?第二,更重要的是,為控制技術,我們愿意付出何種代價甚至犧牲呢?比如,手機很好玩,讓人上癮,你想不上癮,那你得放棄從手機上獲得的感官愉悅。手機游戲很賺錢,但有些導致青少年沉迷,那國家和社會得選擇放棄一部分游戲紅利。

  2.技術時代的來臨對哲學、文學、歷史學等人文學科造成了什么影響?有一種言論稱技術的快速發展使哲學和藝術進入了危機,您對這種觀點怎么看待?

  對于科學與人文對立的觀點,我是反對的。技術時代的來臨,給人文學科的發展既帶來機遇,也提出挑戰。

  舉個例子,互聯網給人文學科的研究工作帶來了極大的便利。首先是方便專業資料的獲取和傳播,F在我們做研究都是全球接軌,提出什么想法可以全球競爭,都是互聯網的功勞。幾十年前,有些人從國外找一些書獨占,翻譯翻譯,介紹介紹,然后成為某某某或某某學研究專家的情況,已經一去不復返了,F在學生搜索資料的能力不比老師差,國外有什么新東西,大家都知道。其次,互聯網改變了社會,就給人文學科的研究提出了很多問題,帶來了知識生產新的增長點,繁榮了文科研究。我所從事的哲學專業,現在很多人都在研究信息、信息社會和智能革命,不少學生論文選題都與之相關。再次,互聯網也給人文研究提供了新的方法,正深刻改造人文知識生產最核心的東西。比如數字技術與藝術創作催生了數字藝術,用計算機作曲、畫畫,用計算機寫新聞報道、寫小說,甚至寫詩。比如大數據技術與人文研究結合催生了數字人文,用計算機研究文學、宗教、歷史和哲學。數字藝術和數字人文是現在人文領域的新東西,很有活力,大有前途。

  現在的問題是:既有人文學科因循守舊,不適應技術時代的新形勢,尤其是落后于AI時代智能技術的迅猛發展。面對AI時代的來臨,文科工作者至少需要思考如下問題。

  第一,博學轉向慎思。AI時代強大的搜索引擎,炫耀博學的舊文人習氣,已經徹底過時。文科老師要向蘇格拉底學習,放棄填鴨式的知識灌輸,引導和啟發學生自己思考,尤其是創新性地思考。

  第二,專學轉向通學,F在總在批評文理隔閡,實際上文科內部如今也是相當隔膜的。大家“領地”意識過強,畫地為牢,相互輕視。“分科之學”現在已經成為大問題:知識越分越細、越分越窄,專業之外一無所知。文科本來就應該是通學、問題學,學著自然科學成為“分科之學”,恰恰丟掉了自身的優勢。

  第三,關注科技發展。生活在技術時代,缺乏對科技的必要了解,常識都談不上健全,如何能追尋意義世界呢?文科工作者努力學習科技知識,了解技術對社會的影響和沖擊,才能面向真實的世界思考。固守于舊書堆中,教的東西別人難以信服。

  最后,學習技術新工具。既有文科工作者都是在文理分科背景下培養起來的,需要進行“自我革命”,才能適應AI時代的新情況。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是要在科研和教學工作中努力運用新的技術工具。尤其是大數據技術,它正在“數字人文”的方向上給文科注入新的內容。文科生應該學習必要的自然科學知識和方法,反過來理工科工作者也應該努力學習人文知識和方法?傊,AI時代大家都要走向文理交融。

  3.您在2021年出版了一本新書《技術的反叛》,書中有一條主線是強調在技術時代對技術的反思。您認為“技術的反叛”有哪些具體表現和突出特征,人類在技術反叛的情況要從哪些方面去反思技術?

  什么是“技術的反叛”?前面我已經說過的。

  “技術的反叛”有4個緊要之處。

  在新世界中,高貴不高貴、純粹不純粹,不再是知識生產者急于辯解的質疑,性命攸關的問題是:研究工作和成果對社會到底有什么用。這是技術時代的第1個緊要之處,即技術合理性取代科學合理性成為社會合理性的基礎。我們不再缺乏“知識”,相反步入了知識冗余的時代,知識帶來的麻煩和它產生的好處,逐漸進入相持階段,此種現象我稱之為“知識的銀屑病”。

  技術反叛之后不斷加速,促動技術世界持續加速。這是技術時代的第2個緊要之處。1860年,有人感慨:“現如今沒有人能享受到清閑,人們總是在活動著,不管是在尋歡作樂,還是忙于工作”。如今,加速現象體現在社會的方方面面,譬如生活加速變化,導致越來越強烈的時間壓迫感。一些思想家將加速視為當代社會的本質特征,稱之為“加速主義”。

  技術時代的第3個緊要之處是新科技不僅滿足于改造外部世界,它的力量開始深入到人的肉身與精神。21世紀之交,克隆技術、基因編輯、人體增強和腦機接口等新科技,不斷引發世界性關注,其中蘊含的改造人自身的沖動昭然若揭。

  技術時代第4個緊要之處,即技術治理與技治社會的興起,是當代社會運行最突出的特點。19世紀下半葉尤其是電力革命以來,在人類變革和改造自然界的活動中,科學技術發揮了巨大的威力。很自然地,一些思想家想到:應該將現代科學技術應用到社會治理活動當中,讓社會運行得更加科學和高效,以造福人類。這就是技術治理的基本主旨。21世紀之交,無論是在發達國家,還是在發展中國家,技術治理均已成為公共治理領域全球范圍內的根本性現象,我稱之為“當代社會的技治趨勢”。從這個意義上說,當代社會已經成為技治社會。

  當然,如我的學生蘭立山所言,“技術的反叛”這一說法,還暗含著新技術的不確定性存在失去控制的風險,即技術工具可能從人的手中反叛。這就意味著:今天我們不能光想著發展新技術,更要想著如何控制新技術的發展。換言之,技術發展的“油門”和“剎車”現在缺一不可。傳統的“科研無禁區”的想法已經不合時宜了。因此,為控制新技術發展計,反思新技術就變得尤為重要。

  第一,反思新技術應該成為一種跨學科的問題學,而不獨專于哲學。當然,技術哲學的反思在跨學科的反思,可以起到某種整合和貫通的目的。所謂問題學,是為了解決問題誕生的,不是某種純粹體系化知識生產沖動的結果,具有明顯的經驗性、操作性和地方性的特點。

  第二,反思新技術的焦點是人與技術的關系,而不是單純思考如何加快技術創新進程。所以,反思新技術可能導致的社會風險和社會沖擊要尤為關注,目標是使新科技發展真正造福社會福祉。

  第三,反思新技術,并不只是學者的任務,而是與每個人相關,因為新科技發展的一個根本性特點是影響到每個人的日常生活。工程師、廠商、政府、NGO、知識分子和普通公眾的加入,也就決定反思新技術不會僅僅停留在思想上,而是會逐漸走向現場,走向行動。

  4.我關注到技術治理是您學術研究上的一個重要錨點,您認為對技術的治理主要應該涵蓋哪些方面?誰來執行對技術的治理?結合中國語境,我國目前在技術治理方面又有哪些可能的實踐?

  何為技術治理呢?我對技術治理的定義是,在社會運行尤其是政治、經濟領域中,以提高社會運行效率為目標,系統地運用現代科學技術成果(包括原理、方法和知識)的治理活動。在思想史上,技治主義思想又多又亂。技術治理并不止于一種觀念或理論,而是在現實的政治實踐中引發了技術治理運動,對當代中國也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墒,技治主義和技術治理運動一出現,就在西方社會遭到各種批評。就在各種批評聲中,技術治理不斷向前推進。到但21世紀之交,包括中國在內,技術治理已經成為公共治理領域一種全球范圍內的普遍現象。新冠肺炎病疫情爆發,各國開始大規模地運用智能技術應對疫情,彰顯了智能治理的巨大威力,更是使它成為當代最重要的技術治理治理手段之一。并且,運用不同科技手段的諸多技術治理措施,開始在智能技術平臺逐漸融合,這種趨勢我稱之為“智能治理的綜合”,正在將技術治理實踐推向一個新的階段。

  何為“治理”?最近30年來,治理理論很流行,“治理”(governance)在很多場合中都取代了“統治”(government)一詞。但是,各家對治理的定義差別不小,但均認為治理根本上意味著社會運行中支配原則的轉變,不同于統治依賴于國家強制力,而是要“依靠多種進行統治的以及相互發生影響的行為者的互動”?偟膩碚f,理解“治理”的要點在于:1)治理主體是多元的,而不僅局限于政府,甚至有些情境中政府并不在治理活動中擔綱主導。2)治理活動強調互動,參與治理活動各方均發揮積極性和能動性,盡量不要依賴不平等的強制力。3)治理活動強調在不斷的自組織運動,在行動過程中“創造”各方滿意的治理成果。4)治理活動經常以說理的方式來達成不同程度的支配,表現為知識與權力相結合的治理術,而非暴力與權力相結合的統治術。

  在實踐當中,當代技術治理的主要戰略措施包括7個方面,我稱之為“技治七戰略”:

  第一社會測量,即運用物理方法,對現代社會所有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進行全面、即時和連續的調查、統計和計算,包括所有社會成員可測的物理和精神狀態。社會測量的目的是定量了解整個社會的真實狀況,為科學運行打下基礎。大家容易想到人口普查、經濟調查和物價監測等,而精神方面的測量如信用評級、高校中的心理健康輔助等,常常被人們忽視。

  第二計劃體系,即運用計劃手段(既包括國家計劃、社會計劃,也包括企業計劃),在相對較大的范圍內盡可能地對生產和分配活動進行統一的配置和安排。計劃體系是一種經濟調節方法,并不專為社會主義社會所有,資本主義社會也有計劃體系。它也并不如某些激進分子所認為的,同時意味著政治和思想的極權化。

  第三智庫體系,即制度性地將政治權力的一部分,通過智庫方式交由專家掌管,實施一定程度、一定范圍的專家政治。最近十年,中國的智庫建設也是如火如荼。專家掌管的政治事務往往以效率為最高考量——當然有時候不考慮價值目標會導致效率低下,此即前述效率與效能的分離問題——具有某種意義的非政治性,即以科學事實而非政治價值作為判定標準。顯然,智庫體系并非把所有權力交給專家,而是一部分治理權力。

  第四科學行政,亦稱行政科學化,即按照科學原理和技術方法對政府功能系統進行重新安排,以提高行政效率。在其中,自然科學化的操作性極強的公共管理學、行政管理學等社會技術發揮重要作用。除此之外新的行政技術方法尤其是信息化、智能化方法,也有很大的影響,比如時髦的“數字政府”建設。

  第五科學管理,即國家其他機關、各類公司、非政府組織、慈善機構乃至宗教組織中推行科學的管理方法,將日常運轉事務交由職業經理人、經濟學家和管理專家來掌控?茖W管理是整個社會公共領域日益科學化的表征,并不僅僅局限于行政領域。不夸張地說,今天的寺廟和僧人都在努力運用數字化技術來組織自己和影響社會。

  第六科學城市,亦稱工程城市,即科學地建設、運行和維護城市各個方面的運行,如能源、交通、治安、生活物資、垃圾處理和環境保護等等,提高城市效率和宜居度。城市是人類目前主要聚集地,是公共治理科學化最重要的對象。在智能革命中,智能城市建設是其中關鍵抓手。

  第七綜合性大工程,即技術治理偏好以大工程項目為載體和抓手,推進社會運行的科學化程度。大工程涉及的不僅僅是科技應用的問題,目標也不僅限于技術和經濟的考量,同時涉及人口、社會、文化和環境等多重目標,體現出明顯的自然因素與社會因素融合的綜合性特征。從這個意義上說,大工程既是自然工程,也是社會工程,要統籌運用自然技術和社會技術。

  技術治理是我近年來研究的焦點,要在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一本很厚的書《技術治理》,敬請關注。

  5.元宇宙作為人類技術發展進程中產生的新事物,您認為如何理解元宇宙的本質?您曾使用元宇宙四術來探索“元宇宙是什么”的問題,“四術”之間有怎樣的內在聯系呢?

  元宇宙究竟是什么?歧義紛呈,意見不一。借助話語分析方法,可以厘清這一術語?偟膩碚f,紛繁復雜的元宇宙話語可以分為4種,筆者稱之為“元宇宙四術”,即元宇宙技術、元宇宙藝術、元宇宙話術和元宇宙學術。通過對此四種元宇宙話語的分析,可以較為清晰地呈現元宇宙的含義。

  第一,科技人員主要討論的是元宇宙技術,屬于新科技進展及其新應用。

  元宇宙技術所指相對清楚,主要涉及VR技術、AI(人工智能)技術、區塊鏈技術、電子游戲技術、5G通信技術、物聯網技術、大數據技術等領域的新進展。但是,如果考慮新技術的應用和落地,那么情況會變得很復雜,涉及的不完全是技術問題,而是與方方面面的社會因素緊密相關。

  與20世紀90年代相比,當前技術發展有兩個重要特點:一是相關新技術明顯呈現技術會聚趨勢,新的技術集群在元宇宙概念下開始深度融合;二是技術領域“點”上進步的亮點主要集中在AI、區塊鏈和5G通信3個領域,它們為技術新應用和落地起到實質性的推動作用。

  第二,藝術家們受到元宇宙技術發展的激發,紛紛介入元宇宙藝術。

  作為區塊鏈技術應用之一的NFT(非同質化代幣),能夠給數字資產(如數字圖片和視頻剪輯)提供唯一的加密貨幣令牌,因而能夠使得數字化藝術品的版權得到確定的宣示,進而可以進行買賣,于是實際上擴大了原創性藝術品版權保護的范圍。此外,VR電子游戲中包含的諸多藝術要素,與元宇宙主題相關的科幻文藝作品,都刺激著藝術家們挺進元宇宙,拓展藝術新疆域和美學表達新形式。

  由于當代藝術推崇大眾性、參與性和互動性,新科技藝術家們勇于走向社會,傳播新的藝術觀念,因此包括電子游戲在內的元宇宙藝術對社會公眾理解元宇宙影響很大。

  第三,商業界和各大互聯網公司熱炒元宇宙,使用的便是筆者所謂的元宇宙話術。

  產業界宣揚元宇宙是人類新未來和世界的新紀元,宣傳元宇宙產業是未來經濟發展最重要的新引擎等,這是典型的元宇宙話術。顯然,元宇宙話術的最終目標是希望引導社會資金和資源流向元宇宙產業,進而推動相關產業發展。因此,此類元宇宙商業宣傳,充斥著虛假宣傳和過度炒作,尤其是新近出現的“元宇宙炒房熱”,已經引來包括《人民日報》《經濟日報》《中國科學報》在內的多家主流媒體的批評。

  技術創新已經成為當代市場經濟的基礎,只有不斷推出新的技術產品,才能維持市場經濟的健康發展。因此,資本包裝元宇宙,炒作技術新概念,也無可厚非。但是,在浮躁的推銷背后,元宇宙產業要腳踏實地,努力向前推進,不能熱衷于炒概念、“割韭菜”。90年代VR熱之后,產業上并沒有太多突破,此次元宇宙熱潮要避免出現類似的結局。

  第四,人文社會科學學者、各種知識分子更關注元宇宙學術,即元宇宙技術應用對社會、對人民生活帶來的影響。

  在技術時代,新技術及其應用對當代社會的沖擊越來越大,其中有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元宇宙學術試圖以反思技術與人的關系為起點,努力尋找如何讓元宇宙造福社會的方向,向社會提示元宇宙發展伴隨的技術風險。因此,經過各種媒體的傳播,元宇宙學術成果會對社會公眾產生非常大的影響。

  元宇宙學術具有批判性特點,更多考慮元宇宙可能導致的社會負面效應,以此推動人在技術時代所獲得的社會福祉。這并非簡單的“唱衰”,而是防患于未然的底線思維。比如,元宇宙應用的高耗能性,在當代能源短缺的情況下,有可能產生很大的社會風險。

  總之,無論如何理解元宇宙概念,它必須要對社會福祉有推動作用,否則無論怎么炒作,都不會有好的發展前景。因此,對于元宇宙技術的發展,國家和社會要支持。技術人員的精力要放在技術進步上,避免摻和到元宇宙話術推銷中。對于元宇宙話語,要審慎批判和切實表達,尤其要警惕和反對虛假宣傳和過度炒作。對于元宇宙藝術,同樣要辯證地接受,去其糟粕,存其精華。

  6.您如何看待元宇宙目前的實際應用?您認為元宇宙未來會對我們的現實社會產生怎樣的具體影響?

  我對元宇宙的研究屬于典型的元宇宙學術,具有很強的反思性和審度性。因此,我非常關注元宇宙未來的發展可能導致的風險,尤其是以下四個方面的問題:

  第一,“真理之死”?茖W以求真為目標,技術以實用為目標。在元宇宙中,沒有什么真假,真實、真相、真理都被拋棄。虛擬實在,字面意思就是虛擬加上實在,或者就是虛擬虛到實在。

  第二,“擯棄超越”。在元宇宙中,感覺就是一切,除了感覺什么都沒有。沉浸于元宇宙中的人,感到從物理世界解放出來,同時摒棄了對生命的意義的形而上學追問,陷入虛無主義之中。元宇宙對虛無的販賣,根源于現代性危機。

  第三,“隱私瓦解”。元宇宙話術宣傳說,物理世界已經“內卷”,趕緊去元宇宙尋找新自由和新疆土?稍钪嬷械娜撕翢o隱私可言,所有舉動都可以被監控。元宇宙是一座你自愿進去的電子牢獄,而得到的是無節制地放縱感官欲望。

  第四,“極權盛行”。最令人擔憂的還不是隱私,而是元宇宙與極權國家的融合。有人認為,元宇宙與物理國家相對抗。我認為這完全錯誤,遲早國家會與元宇宙融合在一起。最可怕的“民主噩夢”是元宇宙極權主義,到時候不管是現實,還是虛擬,沒有人能片刻逃離極權的魔爪。

  目前,元宇宙的實際應用看得到主要是NFT藝術品市場和VR游戲開發兩大塊。在未來,元宇宙也不可能像某些人鼓吹的成為取代舊世界的“新大陸”。不少人均指出了元宇宙的“能源瓶頸”:它要消耗大量的能源,這將加劇全球能源短缺的狀況。所以,元宇宙走節能環保的發展道路,堅持可持續發展的原則,降低元宇宙發展中的能耗和污染風險。從能源角度看,建設全覆蓋、全替代的元宇宙目前顯然是不可能的,只能是點上推進,局部深化。

  7.從技術治理的角度看,元宇宙技術如何實現有效治理,元宇宙內部的的倫理法則將如何建立?

  要對元宇宙技術進行有效的治理。要注意五個總體原則:

  第一,發展與控制并重。首先,鼓勵元宇宙相關技術的探索,同時又要努力控制新技術的發展,尤其對于可能的負面效應,要預先考慮對策,規避技術風險。其次,為了控制元宇宙的發展方向,必須準備付出必要的代價?傊,元宇宙的發展既不能因噎廢食,也不能盲目冒進,而是有章有法逐步推進。

  第二,堅持“以人民為本”。元宇宙風險在不同國家、不同文化中表現不同,不同社會階層遭遇的元宇宙風險也是不同的,有的國家、有的人群能從元宇宙發展中獲得更大的利益。因此,在元宇宙的風險預測和評估中,必須要考慮現實國情,必須堅持“以人民為本”的原則,考慮大多數人的利益,尤其是社會弱勢群體的利益,使元宇宙朝著促進人民美好生活的方向發展。

  第三,“從大設計轉向小設計”。元宇宙的發展要放棄傳統大設計的思路,而代之以局部的、漸進和不斷反饋調整的小設計思路。努力增加元宇宙的彈性、柔性和多元性,即元宇宙不是一個,而是很多個,人們在其中可以進出自由。對于大一統的元宇宙狂熱,始終要保持足夠的清醒,總體化發展不能走到極端,而是要在具體語境中求得度上的平衡。

  第四,努力保護私人領域。元宇宙的發展要嚴守私人領域與公共領域的傳統界限,盡最大可能保護個人隱私。應該結合中國國情,預先設計個體退出元宇宙的隱退機制,保證個體有能力隨時和方便地推出,將元宇宙隱私風險降到絕對可控的范圍。

  第五,社會共建,社會監督?梢灶A計在元宇宙中,資本、機構和團體的力量仍然明顯要比個體要強大。真正落實人人平等地社會共建,既需要在戰略層面考慮,也要在操作層面落實。相反,對于元宇宙的權力者尤其是互聯網巨頭,應該從各個方面加以約束。

  如果單獨說到元宇宙的倫理建設和文化建設。一方面,元宇宙倫理應該成為一種使得權利得到公正分配的制度倫理。另一方面,在發展元宇宙技術的同時,應當針對可能出現和已經出現的倫理問題,以責任倫理觀念為指導,建立起強調公平與正義的、契約化的倫理底線。元宇宙電子游戲、元宇宙藝術等文化活動要納入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指導,要反科技至上主義,提倡人民主義的優秀文化,開展科學觀和元宇宙方面公眾教育和科學普及工作,以緩沖包括元宇宙在內的各種新科技風險。

  8.您對元宇宙技術的發展趨勢是否有預測?元宇宙最終會取代物質世界嗎?

  元宇宙最終取代物理世界?像某些科幻電影所描述的,如果所有人每天躺在連接椅上網,除了吃喝拉撒之外完全不下線,現實世界當然會大蕭條。

  但我覺得這基本不可能。元宇宙的威力沒有那么大,它不過是ICT技術又一次新的應用。從互聯網開始勃興起,類似聳人聽聞的故事,已經聽得夠多了。極端的敵托邦、機器國,尤其是元宇宙與極權主義的茍合,當然要時刻警惕,但更不能因噎廢食,“把孩子和臟水一起潑出去”。

  《黑客帝國》中的元宇宙場景,是機器人強迫人類、奴役人類造成的?赡苡袠O少數人愿意過那樣的生活,但作為一個種族,人類不會認為那樣生活是幸福的。至于機器人會不會強迫人類那樣做,是另一個問題了。對此,我的態度是:機器人技術要發展,元宇宙技術要發展,而人類則要盡所有可能去控制新科技的發展。

  哲學家不是算命的,無法對元宇宙技術的發展做出預測。我相信:元宇宙的未來發展,既不會像樂觀主義者鼓吹的取代一切,也不會像悲觀主義者認為的只是一場騙局。但是,擺在元宇宙發展面前有許多阻力:除了前面提到的“能源瓶頸”,安全性、可靠性和易用性也是重要阻力。馬克斯最近談到元宇宙時說,“我不覺得有人會成天把熒幕綁在頭上”。元宇宙的易用性值得注意,一是人機接口要方便,虛擬頭盔需要改進,二是要切實降低社會交易成本,比如有時社交通過聲音就很好,使用元宇宙化身反倒變麻煩。而元宇宙是Web3.0,互聯網應用中已經暴露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問題,在元宇宙中可能會被擴大。元宇宙如何防御各種自然災害,在元宇宙如何保護國家安全,必須要認真思考,仔細應對,否則它就很難走得很遠。

  元宇宙究竟能走多遠?元宇宙只是又一種新科技應用,并沒有什么特殊或奇怪的本質。任何關于元宇宙極善或極惡的修辭學宣傳,都將被現實發展所證偽。與元宇宙相關的一些技術,尤其是VR技術,在20世紀90年代就熱過一波。二十年過去了,元宇宙相關技術有一些進展,但完全不是修辭學極化言說的情況。

  總之,元宇宙的發展是有取舍的,取舍的標準在于是否有利于社會福祉。

個人簡介
現任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
每日關注 更多
劉永謀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午夜理论片福利在线观看

<p id="vj5fx"></p>
<noframes id="vj5fx"><pre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output></pre><pre id="vj5fx"></pre>

<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p id="vj5fx"></p>

<menuitem id="vj5fx"></menuitem>
<p id="vj5fx"></p>

<p id="vj5fx"></p>
<pre id="vj5fx"></pre>
<pre id="vj5fx"><p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p></pre>
<pre id="vj5fx"></pre>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p id="vj5fx"></p></p>

<pre id="vj5fx"></pre>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p>
<pre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re><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re id="vj5fx"></pre>

<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
<noframes id="vj5fx"><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p id="vj5fx"><output id="vj5fx"></output></p>

<noframes id="vj5fx"><pre id="vj5fx"><p id="vj5fx"></p></pre>

<pre id="vj5fx"><p id="vj5fx"></p></pre><p id="vj5fx"><output id="vj5fx"><delect id="vj5fx"></delect></output></p>